地方AMC类信贷业务“不良”风险

2021-04-15 15:55:19 上瑞金财 18

来源丨中经金融

  作者丨陈嘉玲


  地方AMC负债端正在加速扩张。据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8日,年内共有8家地方AMC已发行或正在发行的债券规模达80余亿元,包括公司债、票据、超短期融资债券、定向工具和美元债,票面利率区间为2.5%~5%。

  最新研报数据还显示,2018年以来,地方AMC在债券市场的融资大幅增长,从2016年未有地方AMC发债到2020年共有23家公司发债;从2017年仅仅13亿元的发行规模激增至2020年375.8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资产端,多数地方AMC更倾向于选择投资业务、类信贷业务等短平快的非主业业务,其中“地产项目又是绝对的大头”;而不良资产业务收入占比较低,约四成的地方AMC收入较为依赖固定收益类业务。

  与此同时,由于单笔规模较大、集中度较高、前期风控不严等原因,部分项目已经爆发了信用风险,“不良资产处置机构把自己变成不良”。


  累计发债规模超千亿

  据悉,前述8家年内有发债动作的地方AMC包括: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金融资产”)、河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资产”)、厦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广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重庆渝康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渝康资产”)、苏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都益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国厚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厚资产”)。

  其中,山东金融资管分别于今年1月份和3月份发行了15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债券和10亿元的公司债,票面利率分别为2.99%和3.99%,累计发行规模为上述机构中的最高者。国厚资产近期则发行了1亿美元债券,期限为2年11个月,票面利率为4.500%,3月31日上市。据公开信息显示,这是该公司第二次发行美元债。

  另外,河南资产和渝康资产目前正在募集发行不超过5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债券和不超过15亿元的中期票据。

  据业内人士处获悉,融资渠道上,多数地方AMC仍依赖于银行借款或股东借款。近年来,部分机构逐渐成熟通过资本市场发债进行融资。

  事实上,2019年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地方AMC监管征求意见稿》鼓励地方AMC利用公司债、企业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资产证券化等多种金融工具进行融资。

  普益标准研究员王雨婷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尽管银行向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展业提供信贷支持,然而由于融资成本较高,融资渠道较少,以及由于经济下行和疫情导致的信用事件频发带来的不确定性,地方AMC依然承受较大的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使负债端承压。

  根据评级机构联合资信发布的报告,2018年以来,地方AMC在债券市场的融资大幅增长,未来参与资本市场融资的地方AMC或将进一步扩容。

  根据Wind数据,上述报告统计了2016年以来,地方AMC发行债券和债务融资工具的情况。2016年未有地方AMC发债;2017年仅有两家机构发债13亿元;2018年发行规模激增至246.80亿元;之后的2019年和2020年发行规模分别同比增长43.76%和5.92%,2020年的发行规模更是高达375.80亿元,当年发行的主体家数也增至23家。加上2021年以来的发行规模,自2017年以来,地方AMC境内发债规模累计超过千亿元。

  随着负债端的规模增长,地方AMC的资产负债率亦迅速猛增,不少资管机构的负债率在60%以上。而融资成本方面,目前市场上地方AMC的债券融资成本约3.10%~7.50%,而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类似债券融资成本约2.85%~4.50%。联合资信认为,相比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而言,高主体信用级别并没有为地方AMC节约太多的财务成本。

  此外,从发债期限上来看,由于不良资产业务周期较长,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发债期限普遍偏长期,主要为3~5年,票面利率区间为3.10%~7.50%。但值得注意的是,近来逐渐开始有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发行1年及以内的短期限债券品种来缓解流动性。

  从今年一季度地方AMC发债的情况来看,呈现出两大特点:一是募集资金用途以偿还原有债务为主;二是债券期限明显缩短,多半为超短期融资债券。2019年有2家发行短期品种,2020年增至7家,而今年一季度已有4家发行短期品种。

  有受访的不良资产圈内人士表示,“融资成本不低,资产负债也存在一定错配风险,流动性管理压力不小。”对此,厦门资产在近期的募集说明书中这样表示,“发行人目前在各金融机构的借款均以流贷为主,流贷期限不超过3年,用于不良资产收购,但不良资产的处置时间存在不确定性,项目回收资金进度有可能滞后于预期,存在短债长投的风险。


  不良资产业务收入占比低

  更为突出的风险,或是地方AMC的类信贷业务“不良”风险。

  早前已有业内人士认为,“不良资产处置公司已经把自己变成了不良资产。”

  在梳理多家机构在债券市场披露的信息发现,不少类信贷项目或投资资产已经出现逾期并爆发风险。例如,内蒙古资管此前“自曝”,公司投放的流动性风险防控项目尚有3期存在不同程度的逾期情形,待偿还本金合计约为8.67亿元,共计提0.94亿元减值准备。而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山东金管踩雷的类信贷项目额度累计超过10亿元。

  在联合资信看来,随着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和市场上信用风险上升,金融类资产质量普遍承压,部分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固定收益类投资业务因单笔规模较大、集中度较高、前期风控不严等原因,投资资产已经爆发了一定的信用风险事件,在主业不良资产回收压力也同时增加的情况下,较为依赖投资业务、且资产质量不高的地方AMC面临的压力将更大。

  事实上,从可获得财务数据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来看,多数机构的不良资产业务收入占比较低,“不务正业”者众。

  例如,中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主业净收入不足一成,不良资产处置净收入却仅占6.24%。而山东金融资产的不良资产板块收入占比逐年小幅下降,从2018年的9.38亿元、占比38.59%降至2020年前三季度的5.01亿元,占比31.17%。内蒙古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内蒙古资管”)将近六成业务收入来自于政策性业务,即流动性风险防控业务和企业纾困业务。

  此前一位内蒙古资管公司的业务人士曾透露,通常来说,在企业银行贷款到期续贷、债券到期无法兑付、信托或资管计划逾期等情况下,公司会通过委托贷款、过桥资金等方式,提供短期借款,并按约定收取资金占用费。

  “在前期的发展中,部分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形成了以投资业务、类信贷业务等为主的业务特点。”联合资信认为,较高的融资成本和不良资产处置回收的不确定性叠加,导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倾向于交易频率较高的短期经营行为,如收益回报较高的固定收益类业务等;加之若股东对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设定较高的盈利目标和分红要求,将进一步促使企业选择投资业务、类信贷业务等短平快的非主业业务。

  “有的机构通过小贷、信托、甚至金交所等通道去放款,实质上是做影子银行业务。”一位从事不良资产行业的律师对表示。

  此前有媒体援引地方AMC人士说法报道称,很多AMC表面上类信贷占比在一半左右,实际上可能达到80%,不少类信贷项目会包装处理成不良资产重组。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受访人士透露,由于银行不良资产的特点以及地产项目自身的抵押足、收益相对较高,“涉房”类信贷业务占大头。

  根据中国华融和中国信达的财报数据,截至2020年上半年,若收购重组类不良资产按行业分类,涉房地产类占比分别为53.5%和51.7%。前述受访圈内人士表示,“地方AMC的涉房类资产占比可能更高。”

  “只要地段没问题,回款很快。”南方地区一位地方AMC人士表示,近年来,有的开发商已经把收购不良资产作为获取项目的重要途径,不少AMC机构也盘活了一些烂尾楼项目,而今年其所在机构则更关注城市更新方面的业务机会。

  从事不良资产业务培训的某机构人士近日在推介一个线下课程时感慨道:“又是大家关心的房地产。”

  房地产与地方AMC早已是“你中有我,各取所需”的交融状态。一方面,地产类不良资产不断攀升,据《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此前预测,2019年至2021年房地产行业有1.8万亿元不良资产规模。另一方面,万科、华润、招商等大型房企纷纷入局,隐身地方AMC股东行列。

  在业务实操上,地方AMC机构通过绕道银行、信托、小贷、保理公司、地方金交所等渠道向房企发放委托贷款,或者与房企合作设立有限合伙,通过房企股权质押融资放款等。

  据不完全统计,近一个月来,祥源集团、河南金和置业有限公司涉房企业分别向四川发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苏州资产、河南资产等质押了股权。

 

来源:不良资产行业观察